当代茶艺需要重新构建

《茶周刊》建议:祛除“低劣茶艺”、进行新设计

记者 赵光辉

2018年09月21日11:20  来源:中华合作时报·茶周刊
 
原标题:当代茶艺需要重新构建

8月,宁红茶作为雅加达亚运会官方唯一用茶,为我们展示了中国茶应有的国际地位;9月,2022年杭州亚运会会徽宣传片“西湖水,龙井茶”新鲜出炉。但宣传片中,美女茶艺师倒拿着茶夹拨茶的镜头,让人大感意外!

稍有茶艺常识的人都知道,不论哪种茶艺流派,目前传统泡茶的工具都有哪些,每样工具的功用也都是合理、明确的。杭州为茶都,杭州的国际形象、茶叶的专业地位都不可能让这样的“笑话”出现。但为什么这样的茶艺表演会进入这样高端的宣传片中?

我们可以说:这个片子是政府“采购”项目,政府把关的人不是茶行业专业人员,情有可原!但我们想追问一下:作为服务亚运会的宣传片,所选的茶艺与表演者不会是随随便便到大街上找来的,为什么这样高门槛的片子,竟然掺进这样低水平、错漏百出的所谓茶艺。可见当代中国茶艺是多么混乱!水平又是多么参差不齐!如果从深层剖析,我们不得不说:当代中国茶艺基本上是失败的!这个“失败”可以分解为两句话:外表可以用“演砸”来概括;本质可以说其哲学已经“破产”!

当代中国茶艺“演砸”

根子在其哲学思想走了一条“歪路”

茶为国饮,中国历史上茶文化衍生出许多与“道”与“艺”相关的亚文化。只可惜近代以来,我们国运衰落,民族生存都难以为继,遑论茶艺茶道?

目前市面上热热闹闹的各种茶艺,基本上都是改革开放后,在市场需求的催生下,在没有理论指导和哲学思考背景下诞生的;加之后期商业势力的进入,很多所谓茶艺表演出发点就不端正,因此生造许许多多的以“花活”为标志的“伪茶艺”!茶界专家张世康曾说茶艺切忌这些套路:一是“聊斋式”茶艺,鬼气十足,吓人害业;二是“演艺式”茶艺,追求情景氛围,把茶作背景,忘了茶是谁;三是“专家式”茶艺,之乎者也,不明就里,排斥消费者。

相当多的当代茶艺表演,看似百花齐放,实则空洞无物。基本上没有将茶本身作为哲学思考的出发点、程序和技艺设计的立足点,这里既有当代茶艺在市场需求催促下先天不足、催生速长的原因,也有商业为上、效果为先的不纯动机的干扰。更让人担忧的是,随着浮躁市场的推进,现在这些“低劣茶艺”借助商业的力量和大众的信息不对称,大有泛滥、颠覆茶艺之道的趋势。因此,很有必要对当代茶艺进行重新的思考和设计。

对当代“茶艺”的哲学思考

“茶艺”,不论怎样定义这个概念,它是有大量各种茶艺表演的客观存在。我们理解“茶艺”应该是“茶之艺”,它是基于对茶的研究与发扬基础上的程式和技艺,它是以呈现茶的物质特性为基础;在这种呈现和演示基础上,提升消费者对茶的品评体验、感性认识,并为茶消费和茶文化提供良性的人文基础。简单说就是要让人觉得“不难”“不烦”“不怕”。

同时,还要切忌生硬地为茶艺涂脂抹粉,添加各种文化属性和隐喻意义。事实上,当代茶艺中那些看上去高大上的文化和寄托都是一种浅薄和误导,实际效果也证明它是失败的。

质言之:当代那些纷繁的茶艺和“低劣茶艺”本质上不是“茶之艺”,而是“茶”+“艺”。这个中间的加号的出现,导致它越走越远、越走越偏,直至背离茶本身。从其效果看,甚至已经走到了茶的反面,形成了普罗大众对茶的“误解”和“间离”。

“低劣茶艺”歪路之一

没有从茶本身出发,结果走向反面

《茶周刊》认为,比较符合“茶艺”之道的往往是基于茶又高于茶的程式与技艺。

比如潮州工夫茶艺中的“关公巡城”“韩信点兵”,本质上确保了茶汤的浓淡均匀;再比如长嘴壶的独到套路,既与同它相关的茶馆环境密不可分,又很好地调节了茶汤,与拉茶和调鸡尾酒有异曲同工之妙。它们都是既有程式化,又没有成为与茶品饮无关的“花拳秀腿”。

反观“低劣茶艺”生硬给茶加上的所谓“艺术”,由于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所以只知道所谓的“艺术”与“审美”,忘记了来路初心。在这样的哲学指导下,镜头前为杭州西湖龙井做宣传的美女茶艺师,她才不管手里的茶夹是不是拨茶用的,拿倒了是不是合适;她可能只关心我的服装够古朴吗?我的眉毛描得好看吗?

有人会说对一个年轻茶人不能求全责备。事实上,我们针对的是造成这个茶艺表演姑娘不知对错的茶艺老师、培训机构和指导理念。在错误的观念引领下,茶艺创立者、编导者和表演者对茶本身岂肯会花心思?我们不能用“这些茶艺表演就为赚钱”来批判他们。毕竟作为一种行业和岗位,都是要用劳动换取报酬的,这种经济逻辑没有什么值得批驳之处。

它的错误和荒谬之处在于:它用“好心”办了“坏事”,用“低劣茶艺”驱逐了“真茶艺”。这对茶行业都是一种伤害。《茶周刊》记者看过很多将茶变成故事附庸的所谓茶艺表演,表演的时间根本不从茶本身的特性出发,只为渲染一个高逼格的氛围,这样的茶奉上能好喝吗?不好喝的茶,是茶本身不好,还是被茶艺耽误了?

“低劣茶艺”歪路之二

用对商业演艺效果的追求 淹没了茶本身的芬芳

因为当代大量“低劣茶艺”充斥着商业的铜臭、低俗的脂粉气,所以他们从根本上脱离了茶的物质属性,没有了对茶本身的精研,也丧失了对茶消费者的爱护和敬畏之心。

这种指导思想下,茶已经成为一个遥远的背景和幌子,舞动在前台的是那些青春靓丽与性感暴露的身影,再不就是现代活人硬穿上死人的衣服装神弄鬼。这种错误的哲学指导思想,再掺杂进来动机不纯与水准不高的商业运作,当代茶艺如果能成为一门成功的技艺,那才叫咄咄怪事!

这种合流带来的后果就是:茶艺表演的年轻男女误以为自己是在从事商业演出,自己是被茶叶耽误的舞蹈演员、国学信徒;虽然身处茶叶行业,他们还会下功夫对茶本身进行研究和练习吗?这样的茶艺师泡 出来的茶能够征服消费者吗?

“低劣茶艺”歪路之三

茶艺表演严重脱离生活 将消费者越赶越远

当代中国茶本身就没有解决好茶与快速变化的生活的衔接问题,固化、繁琐的冲泡程序与技艺已经让消费者望而却步;现在,完全脱离当代生活与时代气质的各种复古茶艺风,就像拙劣的戏曲表演一样,始终不能将“观众”带入有利的氛围中。本想借唬人吓人让消费者买单,结果却收获了满满的嫌弃,消费者对这种“低劣茶艺”并认不认账。然而不少茶艺还沉浸在虚幻的情境中,误人误己。

在戏剧表演中,有“间离效果”一说,目的就是让观众始终保持一些清醒,从而理解剧情和意义。我们认为,茶艺的本质功能应该是让消费者品尝到茶之真味、感受到茶之享受、学习到泡茶技艺;而现在的各色茶艺成功地将自己送上了“艺术的圣坛”,让消费者一次就领教、敬畏于茶的高不可攀。而且现在全国茶艺比赛的种种风气都表明,这种哲学指导思想如果不反思、不改变,未来的茶艺只能走上落得这样的结局:在将茶边缘化的同时,也将自己日益边缘化、杂耍化、荒谬化。这样的结局不能不说是一个悲哀!

时代呼唤“简洁”“刚健”的茶艺之风

如果我们全行业能够从茶艺的哲学思考和指导思想上进行反思和拨正,无疑将会对中国茶业的“现代化”提供重要支撑。

大处着眼,茶艺是茶叶现代化的“意识形态”;小处着手,茶艺是现代消费的有效途径。

在此,《茶周刊》呼吁:一、对现在的茶艺与表演,从根本上进行反思、讨论;二、从技术标准上进一步细化,对茶艺中艺的成分与构成方式作出明晰的界定和划分;三、倡导和建设富有当代精神的茶艺,要服务于快捷时尚生活,要倡导健康、刚健的茶艺之风。

(责编:李轶群、杨迪)